首页

《哪吒》和《上海堡垒?#32602;?#23521;头和loser

杨时旸2019-08-16 15:57

(图片来源:壹图网)

杨时旸/文 影迷们都乐于总结和归纳。比如,他们愿意从《哪吒》的热映中解读出国漫中兴近在眼前,然后转身就从《上海堡垒》的口碑票房双输里验证出被?#35835;?#28010;地球》打开的国产科幻大门就此?#36824;?#19978;了。?#27604;唬?#36825;其中更多的是自嗨和自嘲,抒情与玩梗交相呼应,但这暑期档中明显的冰火两重天确实折射了一些中国电影产?#26723;?#24494;妙变化。

2019年的暑期档是极其特异的,溽热的七八月份原本应该属于国产片保护月,无论质量高低,大抵总能见到几部国产电影在院线厮?#20445;?#32780;今年在一系列撤档操作之后,只留下一部动画片《哪吒?#32602;?#20302;开低走的《上海堡垒》只算是候补梯队的一员。从这个角?#28909;?#30475;,《哪吒》的成功有部分原因来自于缺乏像样的竞品。?#27604;唬?#20316;为一部国产动画电影,它本身的质量是经得起检验的。自2015年的《大圣归来》成为爆款,人们就普遍看好这一类作品的商业征途,它们有着共同的特征——取材自于中国古典神话传说,有着不差于欧美、日本动漫的制作水准,故事起承转合的完成度很高,并且有着被普遍认可的正向价值观?#20174;?#32477;不流于?#21040;獺!?#21738;吒》几乎完美地实践了这些要点。但是,这部作品的成功仍然只是偶然和孤例,它并不证明中国的动画电影从此走向正途甚至高峰。

我们的动画电影根本没有成为电影界的一个重要的分支,它以数年才出一部的节奏点缀在中国本就不丰富的院线作品之中。?#21422;?#36807;往,能够被提及的动画作品极度稀?#20445;?960年代的《小蝌蚪找妈妈》和《大闹天宫?#32602;?980年代的《天书奇谭》之后极其鲜见像样的动画片,大都是低幼向或者宣教味的东西填充银幕,近?#25913;?#20986;现的《魁拔》《大鱼海棠》《大护法》等等被成人观众讨论的作品,或者难产多年,或者?#19978;?#23545;小众的粉丝众筹才得以启动,?#21482;蛘吒?#26412;就取得不了什么像样的票房成绩。动漫作为一个产业,在海外尤其日本已经非常成熟完善,它有着针对不同年龄分层的作品,有的面向重度二次元人?#28023;?#26377;的是特别的粉丝向产品,更有着众多“漫改”作品,由此在动画与真人电影之间进行有效互动。而在中国,在官方大?#29260;?#40723;地推动动漫产业园,动漫?#26723;?#33853;地之后,所出品的仍然是?#21992;?ldquo;光头强”之类取向低?#23376;?#22791;受诟病的东西。我们的动漫电影,从整体上,无论制作还是意识,都根本没有进入现代范畴。正由于我们对于国产动漫的失望,以至于产生了某?#33267;?#24751;和疼惜,就像中国足球普遍水平很低,一旦某场比赛队员们拼尽全力,球迷都愿给予极大鼓励。所以,从这个角?#28909;?#30475;,《哪吒》也好,《大圣归来》也罢,它们的成功除却作品本体因素之外,有着很多的外部印象分的?#26144;幀?#36825;距离真正的“国漫中兴”实在太过遥远。

如果说《哪吒》毕?#23521;有?#20102;?#21738;?#21069;《大圣归来》奠定的路径,那么相对而言,《上海堡垒》则彻底证明?#25913;?#21069;那种“大IP+小鲜肉”模式在电影领域的终结。

大约五六年前,“大IP+小鲜肉”的组合成为了中国电影市场的宗教和真理,最典型的或许是何炅以?#32422;?#37027;首歌《栀子花开》改编的同名电影,几乎一无是处的作品获得了近四亿的票房。彼时,有人言之凿凿,这种模式将横扫电影市场,扎?#26723;?#21095;本、过硬的演技?#23478;?#32463;是过时的东西。但市场?#37027;?#21464;化。其实《上海堡垒》只是发生在当下的结果,在此之前,这种模式的颓势已经非常明显。

五六年前,针对小鲜肉的消费主义情绪刚刚兴起,出于新鲜感和谈资需求,人们主动或者出于文化压力而走进影院为那类作品买单,毕?#26775;?#38598;体吐槽也是一种快乐,社交属性大于观影属性。但很快,那种风?#26412;?#24109;卷而过,对小鲜肉的消费回归粉圈之内不再具有全民效应。

整体意义上的偶像消费主义是永恒存在的,但是作为个体意义上?#21738;?#19968;个偶像注定是快消品,极度易朽,加之在近年,公众对于偶像的塑造模式已经从好奇变得愈发厌恶,那些控评、举报、打榜、刷热搜的沸腾之声将很多偶像快速透支。鹿晗的坠落只是一个例子和表征。担纲《上海堡垒?#32602;?#20182;也没有做错什么,只是赶上了?#32422;?#24555;要谢幕的时间罢了。粗糙的制作,言情与科幻不相融和的矛盾类型,不适合的选角,回归理性且变得挑剔的观众,共同判处了《上海堡垒》的死刑。

这个暑期档的冷热过于明显,一个意外出现的寡头和一个毫无悬念的loser,都在证明这个市场的变幻莫测,严苛又嬗变的政策、挑剔且愈发成熟的观众,从不同角度给予市场压力,没人知道下一?#20132;?#20986;?#36136;?#20040;波折,或许那些不太逢迎外部变化,更在乎电影本体的创作者们反而能?#35270;?#24471;更好一些。

(作者系影评人,专栏作家,《中国新闻周刊?#20998;?#31508;)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21522;?#20154;观点,不代表经济观察网立场。

热新闻

电子刊物

点击进入
巴塞罗那一月份旅游攻略
街机捕鱼破解版 秒速时时彩官方开奖 北京时时赛车微信群 内蒙古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走势图-重庆彩 im体育下载 北京赛车pk走势分析 双色球好还是36选7 时时彩如何选好 新疆时时数字走势图 五大联赛开赛日期2019 阳泉酒店小姐 赌博的平台怎么制作 pk10输了心好烦 合金弹头4免费版 高清精美美女壁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