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马东眼里的"队大于乐"

韦晓宁2019-08-17 09:07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报 实习记者 韦晓宁 8月12日中午,《乐队的夏天》第一季收官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官方微博宣布“乐队的夏天HOT巡演”武汉站的4000张预售票1分钟售罄。

24岁的沈姜颖划着手机查看屏幕上的票务信息,想着什么时候?#26412;?#31449;的票开售了去抢一张。她初中时就开始?#19981;?#20048;队,之前也去过两次音乐节。几个月前《乐队的夏天》在开播前招募观众时她报上了第6期,“激动得说不出话”,而在现场,她挤到前排,拼命扶着眼镜以防被挤掉,在新裤子主唱彭磊与现场互动时抓住了他吉他的琴把。

对沈姜颖来说,满足对乐队爱好的方式有好几种:日常用App听歌,周末去LiveHouse看现场,攒钱买音乐节和演唱会门票、争取半年内能看个两三回……而今年6月起,她追乐队的方式又多了一种——看《乐队的夏天?#32602;?#33410;目里有她最?#19981;?#30340;两个乐队之二——新裤子和痛仰。“彭磊真是中年男人里最有魅力的一个。”第一季最后一场节目播出夜在SCHOOLLive&Bar里,一旁的女孩感慨道。沈姜颖盯着?#21830;?#19978;不大的电视屏幕,用力点了点头,“是吧?我也这么觉得!”看《乐队的夏天?#32602;?#35753;她了解到?#19981;?#30340;乐队成员私下生活的更多面。

“这件事里所有环节的人可能都是相辅相成的……米未原来跟我们这个事没有什么关系,现在它也变成这个产业里非常重要的一环。”摩登天空CEO沈黎晖在“三声”举办的沙龙上说出这句话时,米未联合创始人CCO、《乐队的夏天》总制片人牟頔就坐在他旁边。同在场内的还有太合音乐集团音乐人服务部总经理刘瑾、腾讯音乐人总经理王磊、SCHOOLLive&Bar联合创始人刘非、在水星厂牌主理人&果味VC乐队主唱刘子?#31995;取?/p>

沙龙举办的当天正值立秋。此前,沈黎晖曾把综艺节目比做是“摘果子的”,音乐行业的人是“种树的”。“我们需要有人摘果子,这样才是一个循环。”沈黎晖说。

“原创综艺的最后一个金矿”

7月底,《乐队的夏天》官方微博曾公布流量成绩:单周全网平台?#20154;?#24635;计31个,7月中更是宣布单周新增媒体深度报道1000多篇。2019?#20064;?#24180;,《乐队的夏天》百?#20154;?#32034;指数峰值为845825,成为?#20064;?#24180;上新综艺中单?#36134;?#32034;指数最高综艺。节目第一季收官时,微博话题#乐队的夏天#阅读量接近40亿,讨论?#30475;?00多万。豆瓣口碑从播出伊始的7.1分拉升至8.7分,节目收官后,目前仍是“一周国内口碑综艺榜”NO.1。

媒体密集的报道、社交平台上热烈的搜索和讨论、各地LiveHouse甚至广场舞等场所自发的响应……节目声势浩大,至少是在媒体构筑的拟态环境里,为2019年的夏天打上了烙印——这是一个属于“乐队的夏天”。爱奇艺大剧&综艺内容营销中心总经理董轩羽坦言:“《乐队的夏天》是我们?#20064;?#24180;招商最简单和最容易的节目之一”。

立秋刚过,节目即收官,成绩累累。可对节目制作方米未和爱奇艺来说,一开始“乐队的果实”并不那么好摘。

“沈总当时这个眼睛闭着,这个眼睛睁着一半,看着我说,你别闹了,你们做不了这个。”米未创始人CEO马东回忆。确定选题方向后,许多人对做《奇葩说》等语言节目出身的米未能否做好音乐节目存疑,包括手握大量乐队资源的沈黎晖,以及一直与米未合作默契的爱奇艺。

对沈黎晖说“爱奇艺S+++++的项目,我们认真做,你就?#21028;?#21543;。”对爱奇艺说“我们有沈黎晖啊。”如此,马东“拿着爱奇艺磕掉了沈黎晖,拿着沈黎晖磕掉了爱奇艺”,凭借做语言节目出身的?#27010;?#32463;验赢取信任,开启了这档音乐节目。

没有人来报名,导演组就搜了1000多支乐队,建300多个完整档案夹,跟70多支乐队聊合作,最终确定31支乐队参演。提到甄选乐队的标准,在保证基本的原创作品数量、正常的演出效果基础上,米未联合创始人CCO牟頔说:“其实一直没有标准,到现在也没有建立一个所谓的什么数据表格去怎么打分,我觉得全是导演组集体的感性判断而已”。

“感性”,是导演组选乐队的判断方式,也是节目的主线。

“音乐节目这么多,唱歌的手段,对音乐的包装,大概就是那些了。但是人是不一样的,我们发现人之间的关系是这个节目的主线,人的那种情感是这个节目的一个主要的方向,这就是我们最开始给这个节目所定的‘队大于乐’的方向。”马东说。

于是本在舞台下牵连了多年的关系,比如痛仰乐队曾同住树村的?#30740;?#38590;弟情、Mrs.miss刘恋和杜凯的?#29992;痢⒋题?#20048;队中子健和石璐的旧情、海龟先生曾经离散而又回归的成员,包括超级乐迷张亚东、大张伟与台上乐队的渊源,都成为节目中、?#20154;?#37324;被反复提及的梗。

不仅如此,爱奇艺还推出了配套VIP节目《乐队我做东?#32602;?#39532;东和乐队一起在?#26412;?#30340;各个餐厅相聚,谈过往、谈趣事、玩游戏。与其说是比赛,《乐队的夏天》更像是一场真人秀,将中国乐队积淀了二十多年的故事与文化,将他们本有的职业生活状态、经历与追求、动辄十?#25913;?#30340;深厚关系搬上了舞台,搬到了用户触手可及的应用里。

这样的策略明显奏效了。豆瓣热评里用户“沛沛”写道:“看到张亚东跟痛仰、面孔追忆往昔,还是很开心的。能爆的节目无一例外全部都是?#20004;?#24863;做得非常好,裹挟观众的?#22841;鰲?rdquo;沈黎晖一开始以为节目会做得特别搞笑,“我看了前两期,哭得稀里哗啦的,这玩意就是卖上情怀了”。

跟客户提案时,情怀也发挥着优势。董轩羽说:“我们通常会?#30830;?#24456;多节目当中会出现的乐队的歌,就发现很多客户公司的员工都听过,而节目录制现场,客户一边看一边哭,可能有怀旧,可能有梦想的遗憾,也有对未来的执着,影响了非常多不同年龄段的人,他们在里面都?#19994;?#20102;自己的故事或者自己情感的投射。”

目前,“乐队的夏天HOT巡演”各站已陆续开始售票,为节目第二季而举办的海选活动“巡星计划”也已开启。看上去,制作方对乐队领域的资源开发还将?#20013;?#19979;去。

沈黎晖表示恭喜节目制作方“收割了一个真正有质量的事情”:“一个原创的综艺节目,乐队可能是最后一个金矿。”

“他们负责破圈,我们负责扩圈”

第一季最后一场节目“音乐派对”的播出夜,?#26412;㏒CHOOLLive&Bar晚上7点开?#21450;?#25490;观众入场,沈姜颖6点半就开始在门口排队,人群顺着狭窄的五道营胡同排成二三十米,通行的汽车在此处因而蠕动得格外缓慢。

这晚,《乐队的夏天》联合全球211个城市近600家门店,在店内准时播放节目。为此,SCHOOLLive&Bar在前一日特别发布公告“人数到达上限即暂停入场”、“现场可能会影响到您的收看观感,实属无奈”。

人群将?#21830;?#22260;成厚厚几层,有女生重复了好几遍“一杯莫吉托”没有?#35805;?#21592;听到。中央空调下空气依旧有些闷?#29301;?#20154;群熙攘着,听不清?#21830;?#19978;播放着节目的电视的声音。沈姜颖拿出一副耳机,将手机中爱奇艺的界面打开,与同伴每人一个塞到耳朵里,才勉强做到了“视听同步”。

沈姜颖是为了《乐队的夏天》而来的。节目里,SCHOOL被乐队成员反复提及,盘尼西林、?#39064;?#20048;队、旅行团等都在这里演出过。节目后,回应?#26723;?#35843;频主理人王硕“网红Livehouse”的调侃,?#20064;?#21016;非说“就差写一个文化遗址公园的牌子了”。

看上去,综艺节目的火热为LiveHouse带去了倍数增长的客流量和酒水单。实际上,2010年成立后,SCHOOL逐渐从由电子Club转成Livebar,专门为年轻乐队提供表演机会,真正成为盘尼西林等乐队进行音乐试炼的“学校”;MAOLivehouse在2017年宣布完成数千万Pre-A轮融资,当年与青春音乐公社、碎乐共同启动了“星?#24067;?#21010;”,为选拔出来的独立唱作人提供演出场所,接受市场的检验。

根据道略音乐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中国LiveHouse市场报告?#32602;?#29420;立音乐人多先在LiveHouse演出,后通过厂牌发行获得知名?#21462;?018年中国LiveHouse参与专场演出独立音乐人接近3千个,参与拼盘演出独立音乐人超过5千个,场次将近2万场,观众接近2百万人次。

比起为年轻乐队提供试炼场的LiveHouse,草莓、迷笛等音乐节为已成名的乐队提供了更广阔的表演舞台,也成为乐队们赚取演出费的主要场所之一。据小鹿角?#24378;?#22242;队的《2017年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32602;?017年国内市场共有音乐节269个,2016年、2017年在音乐节出场频率超过5次的音乐人均超过120位,超过10次的音乐人接近30位,痛仰、新裤子名列其中。

“中国有将近300个音乐节,理论上每周可以去一个。”沈黎晖透露,每年草莓音乐节可以卖出100万张门票,《乐队的夏天》播出后之后门票卖出速度有所增长,但升幅并不高,“说明很多人还没有(把对节目的兴趣)变成行动”,但他认为乐队受众的培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觉得还好,足够成熟”。

而据36氪研究院在2018年3月发布的《独立音乐研究报告?#32602;?#39640;昂造价使得国内多数音乐节不能实现真正盈利,艺人成本不断提高,现场演出的票价却仍维持在?#31995;?#24066;场水平以吸引受众,因此很难覆盖包括宣传运营在内的人力和服务成本,这也成为 LiveHouse、音乐节等独立音乐现场演出市场共同面临的困?#22330;?/p>

相比之下,腾讯系等线上音乐平台对乐队等形式的独立音乐投入似乎显?#20040;?#23481;许多。腾讯音乐人总经理王磊则表示,“如果从今年8月份到年底,再造一个唱片公司,或者说签20组乐队的预算还是有的,这些就是花给独立音乐人的。如果他的作品流量高,我们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分成。我管了这摊业务以后,特意把分给音乐人的比例又调高了10个点。”

王磊还透露,在推送资源上,腾讯音乐人平台有8成的焦点图是推独立音乐人,并将正式推出?#26159;?#20132;易的平台,年底将推出新的音乐节品牌,这些都有助于扶持独立音乐人。实际上,腾讯音乐人于去年4月面向全国所有原创音乐人推出了“原力计划”,现已上线了第五张“原力合辑”,其中就包括苏菲花?#21834;?#38463;修罗等年轻乐队的曲目。除了每月合辑推广,音乐人还有机会得到录音棚制作、线下巡演及大型盛典等资源扶持。类似的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还有网?#33258;?#38899;乐的“石头计划”、?#22909;?#38899;乐的“寻光计划”、咪咕音乐的“寻觅有价值的原创音乐”?#21462;?/p>

经过十多年的耕耘发?#26775;琇iveHouse小型演出、音乐节和线上版权分成等系统环环相扣,共同构成了中国独立音乐的整体生态,背后的服务主体包括LiveHouse厂牌、摩登天空这样综合性的娱乐公司、各大线上音乐平台?#21462;?#32780;《乐队的夏天》通过大众化的视频媒介,将深耕多年的独立音乐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乐队文化,“瞬间在三个?#24405;?#20013;在一起,一下就开了。”沈黎晖说。

面对汹涌而来的热度,沈黎晖很清醒,“综艺的模式是综艺的世界,虽然我们坐在了一起,但是我们真正做的是两个行业……他们是短期的破圈,我们是长期的扩圈。”但他还表示,最终的综艺?#37096;?#33021;起到扩圈的作用,从短期的“破”到长期变成产业的一环,最终互相成就,共同发展。

王磊表示,节目后乐队作品在平台上的传播量?#30701;?#21319;了50倍以上,“如果通过一个节目,大家能够去关心这些作品,这些作品在平台上有更多的传播,传播以后有更多的流量,流量以后有更多的分成,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循环。”

小厂牌的机会

在乐队这块产业资源丰厚的土壤里,一批做唱片、做现场和平台的人深耕了多年,一批做长视频的“摘果者”也已出现。生态圈不断丰富和更新着,入口正在向新玩家逐渐打开。“现在其实是多对多的时代,其实移动互联网已经把传统的音乐行业的所谓一致宣发这些?#20960;?#25171;散打乱了,这个时候其实是独立厂牌的机会,独立厂牌可以选择自?#21644;媯部?#20197;选择加入IndieWorks,?#37096;?#20197;选择跟摩登天空合作,有各种生存的空间和形态。”太合音乐集团音乐人服务部总经理刘瑾说。

刘瑾同时也是IndieWorks(独立音乐联合体)的召集人。IndieWorks于去年12月成立,是太合音乐集团联?#19979;?#30000;音乐、兵马司、赤瞳、在水星、D.O.G等来自中国大?#20581;?#39321;港和台湾地区的近40家独立音乐厂牌以及近600组独立音乐人共同打造的华人独立音乐厂?#23631;?#30431;,旨在在尊重并保?#25351;?#20010;厂牌绝对的音乐自主前提下,联合传播、发行、商业化开发,从而实现独立音乐厂牌和音乐人的共生与?#27604;佟?/p>

“大有大的机会,小有小的机会……现在有一个趋?#24179;蠰iveHouse厂牌化,本身LiveHouse就是一个具体的场景,这些乐队你都看了,觉得好的就顺手给签了,就可以帮助他去组织巡演。”刘瑾提到,小厂牌还可以选择与LiveHouse、各票务平台合作,可以在各大线上音乐平台进行宣发。“在这个时代,小厂牌的机会比以往的时代要多得多。”沈黎晖说,“做这个节目之前我们就说,我们就是要让更多的新的乐队有更多的机会,让更多小的厂牌跟我们有更多对接、更多机会,能把这个入口打开,能帮到整个的环?#22330;?rdquo;

玩?#20197;?#19981;?#32454;?#26032;改善着玩法,新加入者不在少数。?#27426;?#20316;为乐队成员本身,许多人?#27425;?#27861;靠音乐解决温饱问题。click#15曾表示,在节目之前,他们每月靠乐队收入仅一千元,这阻挡着他们成为全职的音乐人。

这印证了网?#33258;?#38899;乐在2016年发布的《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报告显示,在4414份有效?#31034;?#20013;,仅有16%的人在全职做音乐,他们期望能够全身心投入,但在盈利上有更高的要求;68.8%的音乐人靠音乐获得的平均月收入低于1000元,平均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只有12%左右。

沙龙现场,刘瑾指了指身边的沙发、话筒等物品,“音乐行业的体量在众多行业里面其实特别小,比这些行业都小,多年面临人才流失的问题”。令他感觉到行业生态还不够健康的一件事情是,在兼具了互联网公司?#30171;?#32479;唱片公司职能的太合音乐里,一个开发工程师的工资福利可能远比一个乐队成员要高。

收入不高迫使人们不得不“兼职”玩乐队,而全行业多为兼职的属性,就会带来职业度和专业度标准无法确立的问题。王磊回忆,前两年曾想投资一个乐队,但对方迟到了三个半小时且毫无歉意,以懒散的态度处之,作品自然也不行。

如今,《乐队的夏天》等综艺给乐队带来了更高的曝光和收益,乐队的职业化问题被重提。“你应对媒体是什么样,你做唱片是什么样,演出的时候是什么样,这些职业化的标?#35745;?#23454;之前都是模糊的,后续是不是有可能大家一起把它建立得更?#39749;?#19968;些。”刘瑾说。

不仅是乐队本身,随着参与产业?#21050;?#30340;主体越来越多,公司服务乐队的专业度也需要提升。“之前服务四五十个独立乐队的时候,乐队在群里面说句话,两天没有?#20174;Γ?#20048;队也觉得没问题,知道你们服务得多,两天没?#20174;?#23601;没?#20174;?#20102;。”刘瑾坦言,比起服务主流艺人的能力,太合音乐在服务独立乐队方面还缺少经验,需要建立反馈机?#35780;?#25552;高反馈速度,不再是“散养”。“还是需要通过不?#22799;?#21512;,把这件事情做好,?#20040;蠹以?#36825;个体系里面都比较满意,各取所需。”刘瑾说。

 

版权声明:以?#22799;?#23481;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巴塞罗那一月份旅游攻略
抢庄牛牛详细技巧 棋牌充值漏洞刷钱论坛 赌大小从20的稳赢方案 时时彩技巧与实战攻略 u乐娱乐国际平台 太原站街女大全 AV毛片视频无码 AG夏日营地开奖 台州永昌期货股票配资 梦幻西游师门号如何赚钱 梅苏特厄齐尔 pk10六码全天计划 棋牌游戏排行前10位 美国内衣橄榄球联盟 时时彩万位6码100%500元倍投方案 百威娱乐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