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国吾民】年广九:两度入狱也没放弃瓜子生意,谁给了”傻子“胆量?

叶心冉2019-09-26 12:09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叶心冉 以傻子自居的年广九其实并不傻,相反他凭借破坏规则的冒?#31449;?#31070;成为了中国最早一批积累上百万财富的个体户,而这背后与其低微的出身、?#37096;?#30340;经历不无关系。

寻找年广九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发表感言,在过去四十年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一个人能不能成为优秀的人,跟你出生在什么家庭没有关系,跟你的智商高不高没有关系,跟你所在区域资源丰富不丰富没有关系,只有一个关系——欲望,你愿不愿意富起来,?#20063;?#25954;为了致富而冒险。

用这句话来描述被称为“中国第一商贩”的年广九似乎很是贴切。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要填饱肚子,年广九踏上经商之路,后因屡次挑战?#26194;?#21017;,经历多番大起大落,有过风光一时,也有过锒铛入狱。在当下的商界,年广九已经归于黯淡,其?#31383;?#30340;“傻子瓜子”也不再引起热议,“年广九现象”已经从社会的“异态”演变为“常态”。但在这一重要的时间点,回顾这段个人历史,我们得以寻至年广九所在的位置,窥见时代背景下的那人那事。

9月4日,记者从上海赶往芜湖,首先来到了被称为中国首家以瓜子为主题的博物馆:傻子瓜子博物馆。这是由傻子瓜子总公司和年广九的次子年强共同发起并投资兴建的民办博物馆。

进入博物馆内,首先看到两行特别显眼的大字:“一个傻子带动了一个城市的崛起 一粒瓜子诠释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傻子与城市崛起,瓜子与改革开放,一小一大的主题是如何产生联系的?在见到年广九先生之前,记者边参观博物馆边与工作人员聊了起来。

这位工作人员大概五十多岁,是地道的芜湖本地人,见证了年广九和傻子瓜子三十多年来发生的一切。他指出,现在来看,?#36824;?#26159;傻子瓜子的企业规模还是年广九本人的学识眼界,在当?#24405;?#28872;的竞争环境中?#23478;?#32463;不再熠熠生辉,但是每当重要的时间节点,人们总还是会想起年广九,是因为他在历史的进程中?#19994;?#24182;坐稳了自己的位置,“当你回顾八十年代民营企业的发展轨迹,你不可避免地要提起他”。

诚然,2018年?#21490;?#20013;国改革开放40年,10月24日,全国工商联发布《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年广九以“傻子瓜子创始人”的身份名列其中。

傻子没在怕的

记者在与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聊了一个多小时?#38498;螅?#24471;以见到年广九先生。刚度假回来的年先生要紧锣密鼓?#24230;?#21040;瓜子销售旺季的原材料准备中,交流采访里,一个几起几落的私企样本得以呈现。

1937年,年广九出生于?#19981;?#24576;?#26029;?#30340;一贫寒农家。由于家乡资源匮乏,十?#21046;肚睿?#24180;广九7岁跟随?#25913;?#19968;路从怀?#30701;?#33618;到了芜湖,9岁帮?#27597;改?#25670;摊?#26032;?#27700;果。但是后来,水果摊?#22351;?#20316;“?#26102;?#20027;义尾巴”割掉了;1963年,贩板栗受到“打击投机倒?#23547;?#20844;室”的清查,入狱?#36824;?#20102;一年;1966年“文革”期间,被定为“挖社会主义墙角”,冠上“牛鬼蛇神”的罪名,再次入狱20多天。

出狱后,年广九并没有消停,继续?#20302;得?#25720;地做些小生意。1972年,年广九经人指点,盯上了卖瓜子这门生意。他学到了炒瓜子的手艺后,说炒就炒,并把炒好的瓜子分成一个个的小包,带到电影院门口去卖,每包5分钱,非常受欢迎。

1980年,傻子瓜子开始在中山路十九道门摆摊出售,消费者排起长队,日销量可达一两百斤。

“傻子”称号的由来据说是年广九卖瓜子的时候总是习惯性地为顾客多抓一把,因此被人称之为“傻子”。年广九告诉记者,过去街头小商贩没有人支持,他就抓一把免费给客户品尝,“这个是客户给予的,我就接受了”。上述工作人?#32972;疲?ldquo;他能把别人带有贬义的评价理解为某一方面的赞?#20572;?#36825;就是年广九的容忍之心。”

不仅容忍,年广九甚至将“傻子”作为自己的?#20449;?#21152;以推广。1981年底,年广九、年强在?#35760;?#31199;地,建起厂房,办起了芜湖第一家私营企业——傻子瓜子厂,并注册了“傻子瓜子”商标。在现在来看,那时的年广九已经颇具IP打造意识,将傻子个人的知名度与傻子瓜子的知名度牢牢捆绑在一起。

傻子还有另外一件铤而走险的事。因傻子瓜子经营?#25112;?#32418;火,人手不足,年广九便开始雇佣工人。1981年9月,他雇佣的帮手有4个,到1983年,他雇佣的帮手增加到103人。但在当时,“七下八上”是一条铁定的界线,因为马克思《?#26102;?#35770;》里论述过:“雇工到了八个就不是普通的个体经济,而是?#26102;?#20027;义,是剥削。”不仅如此,在别家都在晒麦子、晒稻谷的时候,年广九将受潮的现金铺满整个院子晾晒,更是引起轩然大波。一时间,对于年广九“重走?#26102;?#20027;义剥削工人的老路”的质疑纷纷袭来。

但年广九并非个例,彼时的中国有超过15万工商户。对于雇工的看法,社会上掀起了广泛热议。1981年5月,《人民日报?#25151;?#30331;《一场关于承包鱼塘的争论》,焦点就是“雇工算不算剥削”。为此,《人民日报》开辟了怎样?#21019;?#25215;包鱼塘问题的专栏,进行了三个多月的讨论。这其中折射的正是改革开放初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工商户普遍的疑问。在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这些工商户惶恐不安。

1982年4月间,一份由?#19981;?#30465;委撰写的关于“傻子瓜子”雇工多、社会反响大,认为其走?#26102;?#20027;义道路,主张加以限制的调查报告送到了邓小平的案头。对此,邓小平做出表态,“不要动,先放一放,看一看”。这是邓小平最早谈到傻子瓜子。

这个“放一放”为傻子瓜子提供了施?#35895;?#33050;的空间,也让众多将傻子瓜子视作风向标的个体工商户从惴惴不安中获?#20040;?#24687;的机会。

1984年10月22日,邓小平在中顾委第三次全体会议的?#19981;?#20013;再次提到了傻子瓜子:“前些时候,那个雇工问题,相?#38381;?#21160;呀,大家担心的不得了,我的意见是放两年再看,那个能影响到我们的大?#33268;穡?#22914;果你一动,群众?#36864;?#25919;策变了,人心就不安了。你解决了一个傻子瓜子,会牵动人心不安,没有益处。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

此后,关于民营经济发展的多个重要论断被提出。1988年6月,国务院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私营企业暂行条例》,提出“私营企业是指企业资产属于私人所有、雇工八人以上的营利性的经济组织”,“私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愈加清晰的政策,为民营经济的发展创造了基本条件。

年广九表示,一个傻子为什么不怕一切?是因为?#30740;?#32473;了?#24120;?#30456;信党的建设方针,跟随党的号召和道路,不是傻子胆子大,而是党给了我们胆子。

谷底的转机

命运交给年广久的剧本,磨难还远没有结束。

目不识丁的年广九有自己总结出来的一套经商方法论。在炒货竞争加剧的时候,年广九主动降价,招揽顾客。在同行效?#36335;?#32439;降价的时候,他又提高瓜子品质,转做高端。年广九?#29916;?#20986;凭车票的外地人不排队、结婚的买十斤不排队、军人不排队等一系列营销策略。

1986年,国内开始兴起有奖销售,作为营销鬼才的年广九自然不会错过。他的目标是要做成全国最大的有奖销售,当时的一?#20873;?#26159;一辆上海小轿车,二?#20873;?#25705;托车10辆,三?#20873;?#24425;电100台。一时间,消费者的热情被极大点燃。据介绍,仅三个月,傻子公司就获?#22391;?00万元。

但随后官方的一纸文件强制叫停了有奖销售,消费者的退货如浪潮般向傻子瓜子涌来。瓜子变质、资金吃紧、法律纠纷,多米?#20498;?#29260;应声?#29916;隆?#35760;者在博物馆遇到的工作人员讲述,那一次,傻子瓜子和年广九都遭到了重创。

曲折前进的还有当时的民营经济。1988年下半年开?#36857;?#22269;民经济出现过热现象,抢购风潮、倒买倒卖使得部分商品变得紧缺,经济秩序陷入混乱。为此,1988年党的十三届三中全会提出“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的改革方针,并通过?#39038;?#25237;资规模、调整投资结构、提高存款利?#30465;?#38480;制购买力、?#20849;?#22312;建项目、严控物价?#38505;?#31561;方式加强?#38498;?#35266;经济的监督管理。随之而来的是人们对民营经济看法的转变,还有呼吁“不能吸?#36134;?#33829;企业主入党”、“加强城乡个体工商户?#36864;?#33829;企业税收征管”等,民营经济再次成为?#30097;?#21517;?#30465;?/p>

1992年初,邓小平在南巡?#19981;?#20013;第三次谈到了“傻子瓜子”问题,“农村改革初期,?#19981;?#20986;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一百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也正是在这?#25991;?#26041;视察中,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得以结束。1992年5月,国家体改委颁发了《有限责任公司暂行条例》《股份有限公司暂行条例》,10月,党的十四大正式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民营经济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年广九说,“?#28526;?#25252;了私营企业,要跟党走。一个个体商贩,党给我三次光?#24120;?#19981;能忘了一切,要自立根生。”年广九还说,“社会大学我毕业了,出来一个新傻子!”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华东新闻中心助理记者
关注华东地区上市公司,重点在消费、制造领域,善于捕捉热点,?#32439;?#26377;趣之事。 新闻线索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巴塞罗那一月份旅游攻略
欢乐生肖全天三期计划 手机版三公游戏赢现金 高博体育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 888棋牌中心安卓版 关于做探探工作室怎样赚钱 julia 京香 番号 时时彩玩法技巧之稳赚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投注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码 牌九至尊下载入口 4码二中二多少组 博客来丰禾棋牌官网 我赚钱啦属于什么歌曲 赌场限红规则 av女优名字大集合